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
海洋的情怀

2012-8-1 21:17| 发布者: 一指禅--沙凌| 查看: 1807| 评论: 83|原作者: 醉美一生

摘要: ——2012年7月26日、27日、28日一指禅功法交流大会记实 2012年7月24日,在这一天,我第五次踏上了沈阳这块土地,虽然经历了十四个小时的车途劳累,但一踏上这块土地,那种兴奋的感觉,立即将所有的疲劳驱赶得烟销 ...
——2012年7月26日、27日、28日一指禅功法交流大会记实

      2012年7月24日,在这一天,我第五次踏上了沈阳这块土地,虽然经历了十四个小时的车途劳累,但一踏上这块土地,那种兴奋的感觉,立即将所有的疲劳驱赶得烟销云散,因为在这块土地上,有我敬爱的师父——海洋。
再过两天,全国一指禅功法交流会就要在这里的劳动公园举行,届时全国各地的功友将会齐聚这里。
也许是师父对我那如父子般亲情的付出,让我早已把自己当作了师父的家人,因此对于师父的家,就象自己家一样的亲切和熟悉。
记得前两次来师父家里的时候,因为我下车已经是半夜,我怕打扰师父的休息,于是下车后并没有直接到师父家,而是找了个小旅店先安顿了下来,可后来才知道,那两次师父竟然拖着病体,几次下楼寻我,在寻我无果的情况下,一直等我到天亮,这种情系徒弟的心,给了我莫大的震憾。
师父终于知道了我寻家的能力,所以后来,每次来师父家的时候,师父都没有来接,这样也避免了师父的劳累,因为我知道师父的身体并不好。
这次当然也是一样的,虽然师父搬了新家,但通过早先师父对新家地理位置的描述,我还是很轻松的就找到了师父的家。
清晨的微风轻抚着我的脸庞,我深深的吸了一口空气,此时我就象一个远方归来的游子,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,摁响了师父家的门铃,门铃那边的声音是一名少年人的,原来那是师父的侄儿,他告诉我,师父正在劳动公园指导那里的功友们练功,在与师父通过电话后,师父让他的侄儿带着我到劳动公园找他。
我们走了近十分钟的路,便来到了劳动公园,只见劳动公园一望无际、绿树如荫,羊肠小路错综复杂,各式的锻炼场地有序分布在其中。
而此时,公园里早已是人海如潮,锻炼的方式也是五花八门,有跳交际舞的,有跳绳的,有踢键子的,有打太极拳的,有练八挂掌的,有打羽毛球的,还有……,真是数不胜数。
我极目寻找着练一指禅功法的人,可是却并没有找到,师父的侄儿好象看出我此时在寻找什么,便说:“师父带着所有一指禅功友在里面呢。”
走着走着,我发现这个公园里不但有山,而且有湖,真可谓是依山傍水,灵气十足,这里真是召开少林内劲一指禅功法交流大会的好地方,高兴之余极目远眺,于是我突然看到了那一年未见的师父,师父的侄儿告诉我,师父所在的那里便是一指禅的练功场地。
原来这个场地就在距离那个人工湖不远之地,也是在那个小山的脚下。这里真是一个绝佳的练功之所,四周松木环绕,清风习习,给人一种大自然的舒适感。
在师父的周围,有几十名一指禅功友正在师父的指导下练功,从师父的背影看,师父还是那样的清瘦,但却依然精气十足,显得格外的年轻,任何人都绝对看不出师父的真实年纪,也绝对看不出师父会是一个身患重病的人。
还没有走近师父,师父便发现了我,我的到来,让师父异常的高兴,于是我和师父拥抱在了一起,就象阔别已久的亲人一般。
随后,师父给我介绍了好多一指禅的前辈,这其中便有沈阳一指禅练功辅导站的站长,那是一位八十余岁的老人,还有东北三省一指禅委员会的秘书长,还有沈阳各个辅导分站的站长,这其中年纪最大的已有八十五岁,他们都具有几十年的功龄,可是他们却都是师父一手教出来的。
通过师父的介绍后,让我惊叹不已,这些老人也让我由衷的敬佩,因为我知道,练一指禅难,但能够坚持更难,能够坚持一辈子的,却是难上加难,此时我不禁想起王瑞亭师爷的一句话:功成一指禅,一生不虚度。
通过与前辈们的闲聊,我了解到,当年在气功高潮时期,师父每天的清晨都会带领几千人共同练功,我不禁震憾了,几千人的同时练功,那是怎样的一种巨大的场面啊,那将会是一种多么强大的气场啊,我不禁对那种场面开始向往起来,但我知道,过去的辉煌已经过去了,既然我无缘成为那种场面中的一分子,那么我就要为了一指禅的再次辉煌而奋斗,不为别的,为了回报师父,也为了回报师门。
其实提到回报二字,师父为一指禅的付出不止一次的感动着我,震憾着我,师父在年轻的时候,就身患绝症,至今已有四十余年,师父常说:“如果没有一指禅我就不能活到今天,所以一指禅给了我第二次的生命,因此我要回报我的师父王瑞亭,回报师门,回报社会。”
师父真的把毕生的精力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回报当中,师父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了一指禅,每天在UC房间里为大家无偿的讲课,沤心沥血的无偿的传功,一年之中不间断的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功友和徒弟。
师父的热情是有目共睹的,来到师父家向师父求功的人,师父不但不收取任何费用,而且每次都还会好菜好酒招待着,这让来到师父家的所有人都深受感动,做为弟子,我的心在隐隐做痛,因我知道师父家的境况,师父家也是工薪阶层,收入来源并不高,再加上师父病重的身体,时常需要昂贵的医药费,所以师父的家境是很贪困的。为此,本来已经退休的师母,不能贻养天年,还要继续到超市打工,而他们的女儿——我的师妹,为了能够减轻家庭负担,也要拼命的打工赚钱,对一个柔弱的女孩子来说,经常加班到深夜,那是家常便饭,有时累得眼泪直流,师父和师母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。
师父对奔他而来的弟子和功友的热情,对于本就经济拮据的师父家来说,无疑是雪上加霜,有很多的弟子,看到师父如此,于心不忍,劝说师父:“无偿教功倒是可以,但这样下去,师父家又如何能够承受得起。”可是师父却说:“人家都是奔我来的,说明人家信任我,我怎么能够让人家感受到我冷淡了人家,而让人家失望而归呢。”
从劳动公园回到师父家,已经是接近上午九点钟了,师父喜迁新居以来,我还是第一次来到师父的新家,看到师父终于住进了新楼房,我也为师父高兴,记得前几次来师父家,师父住的却是破旧不堪狭小的旧房子,新楼是因开发商将原来的旧楼占了而给的。
师母和师妹都去上班了,家里就只有师父、师父的侄儿和我,师父说,师母前些日子拐了腿,本来已经请假不上班了,但单位很忙,所以还要坚持着去上班,师父还说我不是外人,早餐就先吃点简单的,等到晚上师母回来后,再好好的款待我。
吃完了早餐,师父便和我还有另外一名沈阳的弟子,去为前来参加功法交流会的功友们到宾馆定房间,师父说,6月26日开始,就会有很多的功友陆续的赶来,所以房间一定要安排得及时,既要让来交流的功友们住着舒适,又要经济实惠,所以这一天,我与师父几次到宾馆,师父亲自与宾馆老板讨价还价,并尽量定一些有空调、采光好并舒适的房间。
晚上,回到师父家里,师母已经在家了,我问及师母的腿伤,师母说走路还是有点不灵便,可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师母却还是站在厨房里,做了八道丰盛菜肴,为我揭风洗尘,吃饭的时候,问及师妹为何这么晚还没有回来,才得知,今天晚上她又要加班,所以很晚才能回来。
第二天,也就是7月25日,一大早,师父就带着我来到了劳动公园的练功场地,在那里,师父对功法做着认真细致的讲解,并不断的纠正功友们的动作姿式,这天的早晨,我与沈阳的功友们做了进一步的交流,这一天,有两位功友夫妇来到了师父这里,这两位夫妇曾经得到过王瑞亭老师的指导,他们此次前来,为的就是能够得到再次的提高,在得知明天就要举办为期三天的一指禅交流大会时,他们非常高兴,这天晚上,师父设宴款待了这两位夫妇,师父的热情让两位夫妇深受感动。
第三天,也就是7月26日,这一天早上,师父很早便来到我们住宿的地方,带着我们来到了劳动公园,今天将会有很多功友来到这里,对于师父来说,这将会是忙碌的一天。
不断有要来的功友和徒弟给师父打来电话,要不断的到旅店预定房间,因为会有半夜赶到的功友,师父还要等着他们的到来,并要带他们到预定的旅店房间睡下。
所以这一夜,对于师父来说,将会是一个不免之夜。
师父说,明天所有的要参加一指禅交流大会的功友将会全部到来,到时候,如果他的身体状况好的话,将会做现场导引表演,在师父说这话的时候,我心里很担心师父的身体能否吃得消。
这天晚上,为了能够让来到师父这里的功友们,体验到一指禅大家庭般的温暖,师父竟然让所有功友到家里吃饭。
近二十人的饭,如何做?我不禁心中在想。
后来听说师母给大家包包子,为了包包子,猪肉师母就买了五斤,几十元的一斤的大虾,师母也买了好几斤,包子是三样馅的,一种是肉加芹菜馅的,一种是大虾韭菜馅的,一种是素馅的。
此时我不禁想起了师母的腿伤来,要知道,要包近二十人的吃的包子,最少也得包近百个,这是多么大的量啊,于是在另一位功友的授意下,我与她一同来到了师母家,一起与师母和师妹包包子,在经过了一下午的劳动后,几大盆香喷喷的包子终于呈现在了大家的眼前,那次是我吃的最好吃的一顿包子,因为这包子吃下去,心里暖暖的。
第四天,也就是7月27日,这天早晨,天气晴朗,所有的功友都齐聚在了沈阳劳动公园的练功场地,也就是在这时,我才得知,师父昨天为了接待半夜赶到的功友,才睡了近三个小时的觉,一连数日的劳累,让师父的嗓子都沙哑了,可是师父却还是坚持着为所有功友讲解着动作要领,为所有功友纠正姿式。然后师父向大家讲解了一指禅的场的作用,为了能够让功友们准确了解这种场的作用,师父随意的选了四个人,并对他们进行了导引。
四人背对着师父,师父就站在他们的身后,先是进行布气,然后师父便开始了导引。功友们都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场内,就连公园内过往的行人也都驻足观看,因为在他们看来,这简直太神奇了。
不多一会,就只见被师父导引的第一人,开始不受自己控制,而被师父隔空牵引着移动,这引来观众们热烈的掌声。
随后师父又对第二位进行导引,这是一位六十余岁的妇女,可能是因为这位妇女太过紧张,师父在导引一段时间后,虽然她已经被师父导引得超大幅度的前仰后合,可是却仍然顽固的驻留在原地。师父的弟子怕其不慎摔倒,便差人上前护着,以防万一。
一连数日劳累没有休息好的师父,本来就重病在身的师父,因为身体过于虚弱,此时已经满头大汗,又一段时间过去了,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,就想看看这位被导引的妇女和师父耗劲能耗到什么时候。
突然,在师父的导引下,那位妇女终于再也坚持不住,而被师父导引着以极快的速度不断的后退,顿时,全场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。
此时师父的身体已经极度虚弱,剩下的两位还没有被导引的人,师父已经没有了体力再进行导引了。
此次师父的导引,将一指禅功法交流会带入了高潮,所有人都称赞一指禅的神奇,师父告诉大家,其实这没有什么神奇的,这只不过是场的效应。
然后,所有的功友都互相交流着自己的练功心得,全场的气氛活跃了起来,从功友们的高兴的表情可以看出,此次他们都有不小的收获。
第五天,也就是7月28日,这一天是一指禅功法交流大会的最后一天。
一大清早,所有的功友们都来到这里,因为今天是一指禅功法交流会的最后一天,所以大家都特别的珍惜,大家都如饥似渴的互相交流着。虽然这一天,空中下起了沥沥细雨,但这细雨却没有影响功友们的交流。
随后师父又进行了隔空导引的表演,此次被导引的是位老大娘,无疑又再一次的成功了,这让所有功友都增加了对一指禅的练功信心,因为他们亲眼见证了一指禅的神奇。
这一天,师父说,下午三点半,他将会宴请于会所有的功友,这也是一指禅功法交流会圆结束的庆功宴,也就是在这一天,有的人不知是从哪里得知的,7月28日就是师父的生日。
其实,7月28日是师父的生日我是知道的,但师父却不让将这个消息外泄,因为师父不想借此收取任何人的钱财。但此时此刻,有的人却提出,不能再让海洋师父破费了,于是还有人提出,所有人共同承担下午3点半庆功宴的费用,师父在得知这一情况后,坚决的反对。他说,不需要功友们拿一分钱出来,他说,他要回报师门,不要因为他,而对王版一指禅产生任何不好的影响,所有的功友都是奔他来的,现在一指禅功法交流会结束了,他设宴款待所有功友也是应该的。
在那一次的庆功宴上我醉了,面对师父如此真诚而无私的心,心中暖暖的我,又如何能够不醉。
我敬爱的海洋师父,他那比天高、比地厚、比海阔的恩情,全部含在了对功友们无微不至点点滴滴的照顾之中,全部含在了沤心沥血的授功之中,全部含在了希望功友们成功的期望之中。
海洋师父!您辛苦了。
15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刚表态过的朋友 (15 人)

相关阅读

发表评论

最新评论

引用 思念 2012-8-1 15:48
引用 卓日格特 2012-8-1 16:02
随喜赞叹!尊敬的海洋师父!
引用 一指禅--静修 2012-8-1 16:31
本帖最后由 山东-静修☆理事 于 2012-8-3 16:27 编辑

看着禁不住流泪了。。
引用 吉林★北方 2012-8-1 19:27
吉祥如意
引用 静心★理事 2012-8-1 19:46
师父的恩情无以回报,只能是好好练功,回报师门,回报恩师
引用 ★紫龍理事 2012-8-1 19:54
海洋师父就像春天般的温暖
引用 〖清清的风〗 2012-8-1 19:55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引用 一指禅--子悟 2012-8-1 20:02
敬仰海洋师傅,希望早日见面.
引用 一指禅--沙凌 2012-8-1 21:15
引用 九天 2012-8-1 21:29
我在沈阳的这几天 有很多的感慨  最强烈的就是海洋师父那么的和蔼可亲 以及对我们无微不至的关怀 让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父爱的温馨 师父师父 亦师亦父 师父是真心实意的把我们这些师兄弟姐妹当做自己的儿女来对待的 师父 路虽远 心相近 我永远都会记住在沈阳咱还有一个温馨的家!!!回去后一定好好练功,不辜负师父的期望
引用 admin 2012-8-1 21:30
引用 浮云丶暖 2012-8-1 21:32
海洋师傅的胸怀真让人尊敬!
引用 笑笑生 2012-8-1 22:39
心生崇敬,深深佩服!祝海洋老师身体健康,家庭幸福祥和。
引用 力力 2012-8-1 22:50
引用 河南—无为 2012-8-4 12:12
辛苦了
引用 一指禅--子悟 2012-8-4 12:22
有师父就是有了一个新家,一个可以撒娇的地方.
引用 飘逸的云 2012-8-5 21:50
老师真好!
引用 一指禅--子悟 2012-8-5 21:57
大海一样的胸怀
引用 飘逸的云 2012-8-6 01:00
老师真好!

查看全部评论(83)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3 下一条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王瑞亭一指禅健身馆版权所有|王瑞亭一指禅健身馆 ( 粤ICP备12056705号-2  收录查询 安全联盟

GMT+8, 2018-4-23 07:42 , Processed in 0.137354 second(s), 2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